这什么节奏啊

叶乐 / 屋里有人

时间:兴欣打挑战赛的那个春节

情节:没情节,就是一次千里送X,少许肉,没在419写完是我的错……

没有其他CP!除了叶乐,别的都是幻觉!



一年一度的陪陈果和苏沐橙逛完街,叶修累劈了。


回到房间,关门后把钥匙往门口柜子上一扔,“叮”的一声轻响,金属相撞的声音。叶修扭头看,另一把钥匙堪堪停在矮柜边上。

肯定不是老魏的,他回家没必要把钥匙留下。


叶修愣了愣,笑起来,问:“你躲哪儿了。”但半点疑问的语气也没有。

房间的窗帘半掩,本来晦暗的光线这会慢慢的亮了。有人站在帘子后面,应该是背对着门伏在窗台上的姿势,材质有点垂坠感的窗帘勾出一个完美的腰臀轮廓。

然后窗户就被打开了,潮冷的空气一下子带着雨雾涌进来,吹得整个房间都开始流动。那人转过身来,逆着光看不清楚表情,声音倒是高兴的:“我用得着躲吗!你把钥匙寄给我不就等着这一天?”


叶修眯起眼朝他走过去,“那我也想不到你这么快就用上了啊。”

“当霸图的人就得恨叶秋,恨得我有点想你。”张佳乐笑得舒展,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


H市的冬天非常让人困扰,潮气入骨,寒气钻心,但张佳乐那么坦然的站在风口,不缩脖子也不含胸,双手插袋,猎猎的一杆旗似的,看得叶修喉头滚了一下,像水沸之前高速上升的气泡流,破裂就是为了释放点什么。

所以他也把手放在衣兜里,慢慢的把身子贴过去,两个人身材差不多,能那么样几乎完全的、彻底的覆盖上去,紧紧地靠在一起,挤平了衣服的所有褶皱,也挤开那些似有实体的湿气,体温透过好几层的衣料缠在一起。张佳乐挺着腰,对抗着叶修那边压过来越来越重的力量,仿佛这个人在游戏里的压迫感化为了现实,最后终于忍不住,把手拿出来撑在身后窗台上,轻轻哼了一声。


叶修用长着胡茬的下巴在他脖子上来回摩挲,梦呓似的说话:“张佳乐,你不冷么?”

张佳乐被他弄得痒得不行,却不瑟缩,反而摊开了脖子往后仰去,一头长发几乎飘到窗外去,声音是往上走的,“开窗散一散烟味,你跟魏琛住一起,这屋子跟毒气室有什么区别。”

叶修就嘿嘿一笑,伸出手一只搂住张佳乐,另一只探到窗外去,不一会整只手掌就湿漉漉的。

这里的楼层并不高,没法玩什么远眺,视线刚放出去就被临近的楼撞回来,但细雨让平常看惯了的物事都加了一层滤镜,竟然美了许多。叶修的目光往下走,看到上林苑的大门口有人进进出出,突然意识到张佳乐刚才是在这里看着自己回来。

小区里的声音清晰地传过来,车,狗,孩子,遥远的零散的炮仗,又有手机铃声放老掉牙的网络歌曲,“你是我的玫瑰,你是我的花……”

小破歌倒听得叶修心里一动,把眼和手都收回来,粘在张佳乐身上。


眼神一交汇,唇舌就开始纠缠。


张佳乐的脖子已经一片湿滑,叶修带着雨水的手一直在他的后颈上揉捏,水珠顺着皮肤流进衣领里面,他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叶修另一只手下移揽住他的腰猛然发力,顺着他自己手臂的力量把他托上窗台坐着。张佳乐的裤子迅速湿透了,他从有暖气的地方来,衣服穿得并不厚,很快整个人就开始发抖。但两个人都不肯把嘴唇从对方的嘴上挪开,张佳乐全身上下都贪着唇舌间这点热度,搂着叶修的脖子把人拖到自己面前来。

叶修仰着脸接吻,两只手却从张佳乐腰间摸到大腿,然后在膝弯里一抄,就把对方M型地钉在窗台上,自己退开半步,审视着眼前的身体。


张佳乐的衣衫虽然湿,其实都还完整着,但摆着这个姿势,被叶修这么看着,却看出全裸的效果来。因为冷和羞耻,他全身的肌肉都收紧了,整个人看起来小了一圈,肤色苍白,嘴唇肿胀,乳(尖(挺立,下面也开始蠢蠢欲动。他实在有点难堪,叶修什么都还没做呢,自己就已经控制不住反应。

他得找回些主动权,追上去想要继续接吻,叶修头一偏躲开了,不要脸的目光却没离开过,X射线似的往骨缝里钻,张佳乐像是已经被凌迟了,别说衣服,连血肉也没了,什么秘密也没有了。

然后就听见叶修问,“你猜我现在在想什么?”

张佳乐这会自暴自弃了,反而放松下来,还拧着腰把胯往前送了送,笑道:“你要是没想着(操(我,那可太没劲了。”


叶修大笑起来,顺杆爬是他最擅长的事之一,“可不是吗~你赶紧去洗个热水澡好好准备准备。”说着松开他的膝盖,搂着他的腰把人从窗台上带下来,随即重重地在屁股上打了一巴掌,还顺手捏了一下。

张佳乐看也不看他,把外套脱了往他头上一扔,径直走向洗手间。


叶修把那件外套扒拉下来,注视着他自顾自走进浴室,也不关门,一阵窸窸窣窣脱衣服的声音,然后就听见热水器里惯例的一声闷响,水冲出来,跟开香槟一模一样,配得上一场盛宴。


叶修自认被邀请了,跟过去靠在门边,那人的身体在磨砂玻璃后面变成个抽象画,他刚要出声提醒,“当心水……”就看里面的人影弹了一下,大叫一声“卧槽”,花洒的水猛然噼里啪啦扑在玻璃门上。叶修笑着摇了摇头,“又烫着了?你怎么就不长记性呢。”

一只手从那一大片模糊里浮现出来,代表张佳乐停留在玻璃上试水温,指尖闲不住的跳跃,就像猎寻没完没了的换弹夹,张佳乐一边还回话了,“记得又怎样,洗个澡还读秒吗?我又不是张新杰……不是,你怎么进来了?”

“门都不关的人就不要问这种问题了吧。”叶修点上一支烟,摆出一副看表演的姿态。


但他在烟雾缭绕里看见的其实是第五赛季刚结束时的百花转正队长张佳乐。

那会儿叶修不算高兴,张佳乐更忧郁,两个人很中二的为了“庆祝失败”决定去开房。那段可能只喝了一口的酒后对话如下:

“又不是第一次拿亚军了不要丧成这样,我人生第一次打不了决赛就是被你雷死的,很可以骄傲一阵了。”

“我不想跟三连冠和最佳搭档说话!”

“呵,老孙又没死。”

“我操叶秋你会说人话吗?!”

“我的搭档可是货真价实的死了。”

“哈?”

“沐橙的哥哥。全枪系精通,绝对碾压你。联盟刚成立时死了。”

“………………我想日我搭档,你想吗?”

“………………说实话,有点。”

两个人目瞪口呆的对视良久,最后当时刚过法定婚龄的叶修捻灭烟头,大义凛然地问张佳乐:“那你跟我日一下试试呗?可能会负负得正。”

结果张佳乐洗澡的时候被烫得哇哇叫,叶修倒在床上笑出了眼泪,觉得这个人真是傻逼死了好玩极了,能在看不见的琐碎的缝隙里开个喇叭花。


后来叶修才知道,高原省会K市长久以来全城都用太阳能,燃气热水器“开水必等三分钟”的铁律张佳乐打小没听说过,他的执拗和习惯其实无比强大,刻在骨子里,会在他意识到之前替他决定很多事情。

所以在义斩遇到孙哲平回来之后,叶修给张佳乐寄了自己的备用钥匙——他当然是动机不纯的,一代战术宗师在这件事上跟肖时钦一样殚精竭虑苦苦经营。跟打游戏完全不同,荣耀里的事每一件他都游刃有余,做起来从心所欲不逾矩,但谈恋爱,叶修一点都不擅长。


现在张佳乐如愿站在他的洗手间里,看起来似乎任他拿捏,说心情不好那是假话。叶修抽着烟,每吸一口都觉得尼古丁的那个兴奋劲儿是往下走的,抽了几口,正准备有所行动,就听见张佳乐在说:“你就是进来抽烟的?!”

叶修简直心满意足,笑得差点连烟都叼不住,特别趾高气昂地两口完事,顺手弹进马桶里,说了句,“是啊。”

张佳乐砰一下推开淋浴室的门,兜头浇了叶修一身水,又迅速缩回去,咬牙道:“麻烦你出去把门带上。”

叶修抹了把脸上的水,眨了眨眼,说:“好啊,我在床上等你。”


你们都懂的部分在此⬇️

http://www.jianshu.com/p/3d10539c9ebc


然后就听见叶修说,“我这次去B市见到孙哲平了。”

张佳乐“哦”了一下,沉默了一会,忍不住说道,“这种状况下你居然提另一个男人你觉得合适吗叶修!”

“嗯?我本来以为你会表扬我坦诚而大度呢~”叶修表示委屈。

认识这么多年,张佳乐仍旧为叶修的脸皮厚度惊叹着,“……那好吧,为了配合你的大度,我就问问,他还好吗?”

“还行,打不了太多高强度的比赛,但偶尔打打,水平不减。他应该会在义斩当个顾问式的成员。还有,我邀请了他帮兴欣打线下挑战赛。”

“卧槽,你这算盘打得太牛逼了!”

“本来可以更牛逼的,奈何某人不配合啊。”

“我现在积分第一谢谢。”

“不用谢,毕竟我不在这段时间是你们这几个最好的拿冠军的机会了,我会祝福你们的。”

“你大爷……等等,你什么时候见到孙哲平的?”

“上个月初吧。”

“你寄钥匙给我那会?!”

垃圾话教科书叶修罕见的沉默了。

张佳乐看着他,热衷于共享的天性又开始作祟,他决定跟叶修分享自己在收到钥匙时第一次见到未来在面前铺开的那种感受,他说,叶修,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来吗?

为什么?

因为休假前大家都在互相问,你买好了回家的票吗,你什么时候回家……我就想,我有钥匙的地方就是家,既然是过年,我得回家看看。

叶修搂紧了他,一个吻落在张佳乐的肩上,“欢迎回家”,叶修说。


寄钥匙的时候,叶修请教过唐柔,想表达我在这里等着你有没有什么比较牛逼闪闪的说法,又委婉又牛逼那种。

有啊,唐柔说,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END


评论(8)

热度(77)

  1. 琉稜这什么节奏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