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什么节奏啊

被这张繁花血景震到无话可说!扑面而来的荷尔蒙和铁血!

嗯,满足的躺平。喻文州,我的生命之光,你长得可真好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的女神回坑写文了!回坑写文了!狂喜乱舞!

一个暴击!感觉这两集TV组用尽平生所学……

【带卡】这他妈就很尴尬了

原著带土存活梗,只是一个片段~

====================================






就不该信什么异地恋,带土愤愤的想,现在是要怎么样。


都怪斑,他回忆往事的说法让带土觉得斑远离柱间是这世上最正确的事,谁能想象这俩住一块柴米油盐的德性?柱间知道斑吃饭的时候吧唧嘴吗?他知道斑三个月才洗一次头还能感受到天启吗?

啧,哪有男人受得了这个,弃村出走简直是斑一辈子最大的心机,保全了斑在柱间那里终生白月光的席位——带土内心的弹幕很丰富,距离在柱间和斑之间产生了美,为什么在自己和卡卡西之间只产生了尴尬?


卡卡西坐在桌子对面,客客气气地问他:“看一下菜单吧,你想吃点什么?”

带土于是埋头苦读菜单,小饭馆的名字叫慢走,菜单的外面包着老板手工印染的布,里面夹着一张过塑的手写的纸,记着当下的季节限定。“啊,这个……”带土指着其中一道菜叫起来,“怎么会有这个?”


卡卡西探过去一看,汁烧鲽鱼。

然后他笑眯眯地问:“这个菜有什么问题吗?”

带土抓耳挠腮的,“倒也没有什么问题啦,只是刚打完仗就已经有了雾隐村的特产有点奇怪而已。矢仓很爱吃这个……”听到这个名字,卡卡西惊讶地看了他一眼,带土反应过来,立刻闭嘴,同时犯上了尴尬癌。

对着卡卡西的时候他非常容易失去警觉,就好像女人回到家就会卸妆裸奔然后叉开腿坐下啃黄瓜一样,变成一坨松垮垮的不知道啥,神思昏聩,口不择言,毫无羞耻之心,完全令人无法直视。


一般情况下带土把这种状态归咎于他的查克拉被废了,还有没完没了的全身大检。但有时候他也觉得这是卡卡西粗神经的锅,卡卡西压根没留意到他的堕落,也没什么身为火影教人向上的责任心,譬如现在,他又毫无知觉的接着战犯的话头在大放厥词了:

“矢仓是那个第四代水影大人吧?被你杀掉的那个?一起吃过饭才杀掉的吗……意外的冷酷啊,带土。”卡卡西完全不会读空气的在那里感叹起来,他在暗部的时候杀了很多人,后来当了指导上忍之后也杀了一些,哪个也不记得人家爱吃什么,或者穿什么衣服。现在回忆起来,带土好像一直就是个细腻的人,爱干一些没什么用的事,反正卡卡西是理解不了的。卡卡西只看结果,就好比现在带土死而复生,虽然现实上是很有些麻烦,但他呆在这儿,那就很好,别的都可以慢慢来,都会过去的,这方面他自认还是有些过来人的经验。


于是他和蔼的问带土:“那你自己喜欢吃什么呢?可以不用考虑矢仓或者斑这些你假扮过的人。”

带土看起来更窘迫了,要不是他的脸一半全是疤痕另一半又是人造体,肯定已经全红了,视线乱飘一阵,他才喏喏的说,“我现在其实不太吃什么东西,柱间细胞提供的热量就够用了。”

“这样啊……”卡卡西有点意外,又有点困惑,嘟嘟囔囔的,“但是天藏很爱吃东西啊,柱间细胞到底是个什么,真是奇怪……”


这话带土就不爱听了,天藏?那个面瘫木遁佬?带土大爷用木遁1v50的时候那厮还玩泥巴呢,凭什么他倒成参考了!

他很不爽的反击回去:“吃饭这种婆婆妈妈的事情,不用做不是更好吗?我那个时候可是满心里都只有关乎全世界的大事!”

“但是有人一起吃饭什么的,你明明很高兴吧,”卡卡西笑眯眯的说,“不然怎么到现在还记得吃了什么。”


战犯难道就没有尊严吗,吃个饭而已有什么可高兴的,带土羞愤交加,有神威用的话他就一定让自己当场消失。幸亏店老板很上道的过来做特选推荐了,力挽带土无法面对的狂澜,最后他们吃了鲽鱼,两种做法,汁烧和刺身,天妇罗、茶碗蒸、荞麦面,还有杏仁豆腐和抹茶豆腐。两份豆腐老板送的,说是很高兴见到六代目大人,然而实际上都被带土吃了。


饱的简直要撑出来!带土又觉得自己松垮垮的了,不想去计较卡卡西在一旁说的那些不识相的话了:

“带土你还是不要吃饭比较好,这种饭量我不贪污可能养不起你啊!”





-不知道还能不能TB个C-

妈呀,这个卡怎么这么嫩!为什么这一刻的作画是这个风格!要死了……tv组你们可以的……三十多的脸画成这样……

???

卡卡西要是剪个平头什么样?

我的妈呀!我已经死了……史上最性感的手办就是这个了,不愧是再版还涨价的货!